转:我的电影记忆之二——声音天堂

此文中的电影、配音,真让人怀念,其作者文笔思绪好不煞人!

何处才能找到这些电影、配音的感觉?

我的电影记忆之二——声音天堂松卿竹友 发布于:2006-10-04 09:33

    “住——手!……现在,让你们看看公正的审判。”

    “当兵的,你不守信用,不等我啦?”

    “我去找你,到你们的营地去找你。”

    “简,你并不美丽,但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 “你这个妖精,正配魔鬼胡安!”

    “完了?哪有个完啊。”

    “不先生你又说话啦!你怎么老说话,你这个人真爱嚼舌头!”

    “可惜啊,真是一座好桥。”

    “当你烦恼和忧愁的时候,遥望大自然,你就会获得力量!”

    “罗马,当然是罗马。”

    “我根本摸不透您是怎样的一个人!”

    “干嘛要摸我……别摸我。”

 

    当看到佐罗大侠从远方沉静地走来时,当叶塞妮娅从树丛后调皮地蹦出时,当罗切斯特先生深情地对简爱小姐表白时,当检察官杜丘无限感慨时,当瓦尔特坚定地远去时,当茜茜公主拥抱大森林时,当斯坦尼斯拉斯先生在指挥台上暴跳如雷时,当女局长和胆小的男干事在办公室里擦出火花时……一个个经典画面就这样定格了——不仅是人物鲜活生动的表演,特别地,还有他们那动听的声音,是他们的声音,又不是他们的声音。在那无数天籁之音的背后,是一连串曾经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无比神秘的名字——因为他们只有声音——邱岳峰、毕克、童自荣、李梓、刘广宁、尚华、施融、乔榛、丁建华、陆建艺、冯宪珍、徐涛、刘纯燕……曾经地,他们为中国的影迷构建了一个“声音天堂”,一段令人难忘的“译制片岁月”。

    很清晰地记得,小时候看译制片一个最大的感慨就是:那些外国人的中国话说得可真好!不过看久了之后又产生了一个极大的困惑:为什么很多人说话是一模一样的呢?这应该是很多80年代孩子在“译制片岁月”曾有过的“传奇体验”。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上面那些令人激动的名字,但却记住了那些令人激动的声音,那些震撼得直入心灵的声音。本来电影是一种多媒体的艺术,甚至地,在它的“童年阶段”声音竟是可以被忽略的。然而单单由声音却可以再造及至提升它的价值,这只有在80年代的中国才是现实!曾经有一段时间,市面上热卖一种磁带:经典配音电影片段。这样其实等于是“肢解”电影的不可思议的文化产品,也只有在中国才能出现。

    如同“上美”在中国动画界一样,“上译”(上海电影译制片厂)也在那段传奇岁月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特殊地位,尽管不像前者那么“独尊”,因为还有“长译”,还有中央电视台,从整个配音界而言(包括了Movie和TV),还不能忘记了上海电视台、广东电视台及辽宁儿童艺术学院等。但在电影方面,“上译”足堪笑傲江湖。事实上我们这一代的译制片记忆很大一部分是与“上译”紧联在一起的。《追捕》、《简爱》、《人证》、《叶塞妮娅》、《魂断蓝桥》、《出水芙蓉》、《冷酷的心》、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、《卡桑德拉大桥》、《佐罗》、《黑郁金香》、《国王与小鸟》、《虎口脱险》、《音乐之声》、《悲惨世界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远山的呼唤》、《爱德华大夫》、《茜茜公主》、《英俊少年》、《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》、《水晶鞋与玫瑰花》、《伦敦上空的鹰》……这些昔日耳熟能详的电影现在回想起来,第一个窜进回忆的便是其中难以忘怀的美妙声音;邱岳峰的高雅、毕克的深沉、李梓的高贵、刘广宁的坚定、丁建华的激情、乔榛的笃厚、尚华的亦庄亦谐,尤为一提的是童自荣的“磁性”,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配音家(对于这些声音天堂的使者我向来坚持用“配音家”而非“配音演员”来称呼),那是听一遍便能牢记一生,而且永远不会弄错的声音。最爱“佐罗”的惊世出场——“住手!”那简直是可以划破天宇的魔音!那是令邪恶手足发酥、善良人精神倍振的正义之声!很有意思的,我第一次得见童GG的“庐山真面目”,是在90年代电视里一个地方台春节晚会上,当时才知道他的人和他的声音一样帅。而一位已经到了知天命年纪的“老人”张口竟还是似往日那般“穿透”,使我真的相信了他和他的同事们就是一群神奇的“音使”。没有他们,没有他们的声音,恐怕我很早看的许多电影都只会变成一闪而逝的风影而已,看不懂也记不住;而正是因为他们的声音,这一切才化成了一种永恒的感动,悠扬在耳,铭记于心。

    却不知什么时候,看译制片在影迷中成了一种遭BS的标签;其实这本是正常的:从跨文化交流角度而言,原版作品确实是最佳选择途径。然而,对于曾经幸福于“声音天堂”的80年代人来说,这实在是一种悲哀!在英语还没有成为我国第二官方语言之前,在其它外语还没有普及之前,在今天的配音工作者仍在努力时,看译制片仍不失为一种选择。但是,我知道,那个年代已经随风而逝一去不返了——那个闭上眼睛就能享受电影的年代。  

 

原文来自这里

Published by

Robert Chen

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网络,网络中有那么多的blog,你却走进了我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